重建英雄崇敬,人民何其高兴!

2019-10-09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未知

今年的国庆大典,有一幕特别让我兴奋,那就是群众游行的第一方阵,叫作致敬方阵,我看到,六位领袖人物、众多元帅、将军和英雄人物的亲属代表,举着他们的头像以示缅怀。 三年前,在国家红色旅游办公室召开的一个策划会上,我曾经建议在烈士纪念日,邀请百位

  今年的国庆大典,有一幕特别让我兴奋,那就是群众游行的第一方阵,叫作致敬方阵,我看到,六位领袖人物、众多元帅、将军和英雄人物的亲属代表,举着他们的头像以示缅怀。
 
  三年前,在国家红色旅游办公室召开的一个策划会上,我曾经建议在烈士纪念日,邀请百位国家英雄的家乡亲友团,捧着他们的画像,组成访京团,接受青少年的致敬,并巡回校园。
 
  当时大家肯定了这个大胆的创意,但又感到,由红办来操作,权威性不够,难度比较大。没想到,这个想法在国庆70年大庆仪式上,居然梦想成真,所以我特别激动。
 
  几年前我之所以提出那样的创意,是因为我有感于英雄人物被淡忘、被调侃,被恶搞,被诋毁的现象,不能再继续下去了。我本人,还是最早呼吁立法保护英雄名誉权的人士之一。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能没有自己的英雄,不能有自己的英雄但是不珍惜,被遗忘。我个人,很感激我的父母,让我听着英雄的故事长大,让我自小就生活在他们之间。
 
  在我的办公室里,我希望摆上江姐、刘胡兰、赵一曼、杨靖宇、赵尚志、毛岸英、黄继光、邱少云、罗盛教、董存瑞、雷锋、王杰、欧阳海、王进喜、焦裕禄、陈永贵等英雄的雕像。
 
  可是他们的雕像很难买到。我觉得,国家应该引导企业,不要把好木头,好石头,都雕成和尚头,应该鼓励他们雕刻国家英雄的造像,免得英雄的造像无处购买,一像难求。
 
  在我心目中,国家英雄,是那些为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国家建设、人民幸福做出过超常贡献的,被国家认定的杰出人士。他们对公众具有巨大的道德感召力和行为示范性。
 
  如果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在精神上没有了自己的英雄,或者毁弃了自己的英雄,就会出现苏联那样的可怕局面,在国家危难关头,真可谓是,几百万人齐解甲,竟无一人是男儿。
 
  从赫鲁晓夫开始的对斯大林的全面否定,引发了对众多苏联英雄的疯狂诋毁,到戈尔巴乔夫执政时,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结果是国家分崩离析,人民痛苦不堪,社会丧失理想。
 
  多年后,在俄罗斯旅游,乌克兰籍的美女导游,居然还指着奥斯特洛夫斯基的墓,用流利的汉语对我们说,保尔不是什么英雄,而是一个小混混,他对自己的母亲一点也不好。
 
  你们可以想见,从小熟读《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的我,对保尔无限崇敬的我,听到保尔·柯察金的小老乡这样评价他,贬低他,我是多么不解,多么惊讶,又是多么难以接受啊。
 
  在中国,有些人出于复制苏联悲剧的险恶用心,操纵了一个十分类似的诋毁共和国之父、抹黑共和国英雄的过程。曾几何时,这些人猖狂至极,而且得不到任何法律的制裁。
 
  英雄已死难还手,明枪暗箭谁来挡?我曾经流着泪撰写多篇文章,呼吁保护英雄名誉权。但有一位北大法学教授贺先生,居然说,死人没有名誉权,英雄的事迹应该允许人家质疑。
 
  对此,我反驳说,第一,美俄两大国都有类似的法律,保护自己的国家英雄是各国司法的惯例;第二,如果贺先生的亲人离世,尸体尚温,有人来侮辱谩骂死者,要不要承担法律责任?
 
  第三,我同意,任何人都可以质疑或者推翻英雄的事迹,但是,他必须承担举证的法律责任,而不能让英雄所剩不多的战友和亲属,来证明对英雄的污蔑是不实之词,这太难为他们了。
 
  我对贺先生说,法律的设计不能如此荒谬。不能我说贺先生是头猪,无须负任何法律责任,贺先生倒要急急忙忙证明自己不是一头猪。
 
  然后,我又说贺先生是头驴,仍然不需要负任何法律责任,他又要证明自己不是驴,如此循环往复以至无穷。当时有些人肆无忌惮地污蔑英雄的情形,就是如此令人气愤。
 
  我坚持认为,有人污蔑黄继光没堵枪眼,邱少云不可能不动弹,江姐以色相发展党员,这些奇谈怪论,他们必须要拿出证据来,如果没有证据,那就要承担法律责任,甚至要坐牢。
 
  我很高兴地看到,国家这些年来,采取了系列举措,重建了对英雄的崇拜,挽回了过去的阳刚之气,实现了千千万万和我一样普通的中国人的心愿,大家怎能不奔走相告呢?
 
  这几年,国家在构建新时代英雄文化方面,都有哪些重要举措呢?
 
  第一件事情:抗日战争年限改为14年
 
  国家正式将抗日战争的时间改为14年,从九一八事变之日开始计算。这就将在白山黑水间,东北抗日联军艰苦卓绝的斗争历程,纳入了全民抗战的历史,这是对英雄最好的纪念。
 
  将七七事变作为全民抗战的起点,是民国政府的官方口径。因为蒋介石一直与日本人交涉,希望保留长城以内18个行省的范围,北方已经被他视为日本领地,所以东北抗日忽略不计。
 
  这个年限的改变,是对以杨靖宇、赵尚志、赵一曼这些传奇抗日英雄,以身许国的伟大儿女的最高礼赞,是中国重建英雄崇敬工程的重要步骤,是实事求是的历史态度。
 
  第二件事情:首度举行胜利日大阅兵
 
  多年来,有一种奇怪的观点,把中国人民14年浴血奋战,牺牲三千多万军民换来的抗战胜利,看得无足轻重,似乎日本人在中国大陆的失败,是美国和苏联占据首要功劳。
 
  而抗战胜利日的确定,是对这种观点的正面回击,也是对中国军民伟大牺牲的最高致敬。事实上,中国的抗战阻止了轴心国会合吞并世界,对整个反法西斯战局的贡献,居功至伟。
 
  举办胜利日大阅兵,致敬那个英雄辈出的时代,同时也是告诉世界,当年的中华英雄后继有人。胜利日大阅兵,是中国军人的英雄会,是当代中国的英雄儿女对法西斯余孽的高调示威。
 
  第三件事情:对日关系的大无畏精神
 
  我认为,一个国家的领导,在大是大非问题上,旗帜鲜明,敢于斗争,是一种难得的英雄气概。这种英雄气,对民众、对军队、对全社会,都会产生巨大的正向引领作用。
 
  在对日关系上,中国一改之前的态度,在两个关键问题上,不给日本人留面子。每年举办南京大屠杀国家公祭,不怕日本政府生气。首度点明天皇是战争元凶,不怕全体日本人不爽。
 
  中国,正在恢复主席和总理那个时代不畏任何强权的阳刚之气。在这两大原则问题上的强硬态度,是告诫日本右翼,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抵赖滔天罪行,最终必然会受到历史的惩罚。
 
  第四件事情:设立了国家烈士纪念日
 
  为了使英雄崇敬走向制度化,国家特别在国庆前一日设立国家烈士纪念日,并举行大型追怀活动,表达感激。这是对政治道德的一种伟大重建,不忘初心,不忘来路,才能天下服膺。
 
  感激先辈的付出和牺牲,也符合中华文化主要是先祖崇拜的精神特质。在国家七十华诞的庆祝大典上,先烈的亲属荣耀亮相,领导人讲话首先感怀先辈,其意义就是要固本兴邦。
 
  烈士日庄严纪念仪式本身,就是对人民尤其是青少年的一次生动、具体、形象的爱国主义、英雄主义、民族主义的教育。也昭告国人,一个没有血勇的民族,是很难自立于世界的。
 
  第五件事情:立法保护英雄的名誉权
 
  国家立法保护英雄的名誉权,更是近年来最得民心的一个举措。尽管有贺先生为代表的公知的再三阻扰,新的民法典还是确立了英雄名誉权受法律保护的基本原则,并据此专门立法。
 
  不仅如此,如果一个人恶意侮辱国家英雄,情节严重的,还可能受到刑罪的处罚。像有人在网上侮辱邱少云烈士是半熟烧烤,只被判赔一元钱的荒唐案例,将永远在中国大地上绝迹。
 
  自从此法订立后,公开在出版物和网络上侮辱英雄的现象基本上看不到了。国家英雄得到正确、正面、正常的宣扬,这件事情关系到千秋万代的国运,所幸此事终于得到了法律的佑护。
 
  第六件事情:国家勋章与国家荣誉称号
 
  这一次,国家首度颁发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是对健在的国家英雄,和平建设年代的英雄的一种制度化的褒奖,王蒙而不是莫言,科学家而不是明星获得了这样的国家最高荣誉。
 
  这是新时代英雄观的一次集中表达,袁隆平、屠呦呦和老英雄一同获得勋章,说明在一文一武之道,国家都需要无私奉献、建立奇勋的杰出公民,以便在国际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只有英雄受到尊崇,才会有千万人争当英雄,只有大家争当英雄,才能出现英雄辈出的局面,只有英雄辈出,才能成为一个伟大时代。建立国家授勋制度,是对英雄主义的伟大呼唤。
 
  第七件事情:国家领导瞻仰共和国之父
 
  对英雄主义的回归,必然会再建对共和国之父的尊崇。因为主席是实现民族独立的第一号大英雄。国庆70周年前,国家领导集体瞻仰主席坐像之举,令全国人民欣喜万分。
 
  曾几何时,淡忘、批评、诋毁国父的言行甚嚣尘上,如果说为了革故鼎新,对前人的成败得失进行客观评价是合理的,但后来在公知的推波助澜下,事情的性质正在走向反面。
 
  看网络上汹涌的对主席的怀念之情,看国庆日十多万全国人民到韶山拜谒之景,看主席纪念堂前参观者的蜿蜒长蛇之阵,我们可以说,官方对主席的高度崇敬,得人心、顺民意。
 
  国庆大典上,从主席巨幅画像方阵引来万众欢呼,从歌唱主席的歌曲原滋原味的万众合唱,都令人惊叹不已,一个逝世40多年的国家领导人还有这样的民望,堪称世界政治的奇迹。
 
  尊崇这位弱者的、穷人的、人民的大英雄,意味着对一种理想的坚持,那就是社会主义思想的本质回归。今天连美国的重量级总统候选人都自称社会主义者,可见世界潮流的大趋势。
 
  我的感觉是,中国,正在恢复英雄主义的光荣传统,正在重建对国家英雄的崇高礼遇。在北京,几年来,有一双大手,一直在坚定地、沉着地、勇敢地拨正着中国这艘巨轮的航向。
 
  可以说,打破平均主义,鼓励创富,在增加社会总体财富的同时,如何抑制贫富悬殊过大,通过合理合法的削富填贫,达成中等水平的共同富裕,将是人类社会永恒的课题。
 
  我很高兴的是,今天的中国,与资本家的乐园欧美各国比,显然走在更为正确的道路上。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