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中国,让这群人有些“纠结”!

2019-10-05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明叔

1 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美国《时代》周刊专门在其网站上开辟了一个栏目中国博客。该杂志几名常驻中国的记者,轮流在这里写一些跟中国相关的文章。 我因为个人兴趣和工作原因,多年来一直坚持阅读外媒有关中国的报道。在一次偶然发现《时代》周刊的中国博客后

  1

  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美国《时代》周刊专门在其网站上开辟了一个栏目——“中国博客”。该杂志几名常驻中国的记者,轮流在这里写一些跟中国相关的文章。

  我因为个人兴趣和工作原因,多年来一直坚持阅读外媒有关中国的报道。在一次偶然发现《时代》周刊的“中国博客”后,我也成为了这里的“常客”,并且多次跟那几名记者在评论区“你来我往”地辩论。

  当时的中国,举国上下都在热切期盼“奥运”的到来。

  自鸦片战争以来,中国作为一个国家,一直努力在向世界重新证明自己。也许是因为一度落后太多、落后太久,任何一件能够在世界舞台上证明“中国强大”的事情,都会激发出民众极大的爱国热情。

  1959年,乒乓球运动员容国团获得新中国第一个世界冠军,他回国时,贺龙元帅亲自到机场迎接。那一届中国国家乒乓球队甚至得到了毛泽东、周恩来的亲自接见。他们的经历,更是被举国上下传颂、学习。

  这种传统从容国团一直延续到80年代的中国女排,以及后来的中国羽毛球队、中国乒乓球队。每一代在世界舞台上“为国争光”的运动员,从郎平到姚明,再到丁俊晖、刘翔,都曾给中国民众带来类似的情绪激励和情感寄托。

  1990年,中国第一次举办亚运。此后,中国人则将目标投向了在自己家门口举办奥运会。

  正因为期盼太多,当中国申办2000年奥运会失败后,无数国人曾痛心不已。

  当2008年奥运会终于要在北京举办后,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这就像是一个期盼已久的梦想终于照进了现实。

  那一年,奥运圣火在中国各地传递,媒体给予了充分的报道,再一次激发了民众极大的爱国热情和自豪感。

  当时,国际社会也有一种观点,认为北京奥运会是中国改革开放30年后在国际舞台上举办的一个“成年礼”。

  与中国国内举国上下期盼奥运的氛围不同,包括《时代》周刊在内的一些西方媒体,对于中国民众的这种自豪和喜悦没有太多感知,也缺乏认同,他们则一如既往地在一些老生常谈的问题上,对中国进行“敲打”。

  对于这些西方媒体记者来说,他们认为自己只是在“批评”中国政府,但实际上,他们的“批评”,也在一定程度上了消解了中国民众喜迎奥运的那种自豪、愉悦的心情,进而不可避免地引发一些民众的反感。

  我曾经在《时代》周刊“中国博客”区留言,我说,中国并不完美,但举办奥运会确实是中国一个“喜庆”的日子,而且这种“自豪感和喜悦感”,是绝大多数中国普通民众发自内心的真实感受。西方媒体此时继续在一些老问题上纠缠,并不妥当。这就好比一个美国父亲去参加他女儿的大学毕业典礼(在美国待过的人都知道,这个日子对于美国人有多么重要),一群人在台下高喊,“你女儿刚刚堕过胎”。也许这群人说的是实话,但在那个场合那么说,确实是非常不妥的。

  我不知道《时代》周刊的记者是否理解或者认同这个比喻,但我相信,很多像我这样的中国读者给他们留言,有助于帮助他们更好地理解中国。

  这种理解实在是太重要了。

  因为意识形态的对立,在北京奥运会圣火国际传递过程中,法国、英国、美国等地都出现了非常严重的“干扰事件”。当时CNN的一名主持人直接爆粗口,将中国人称之为“暴徒”。

  我的大学同学、同为新华社记者的余智骁,曾就此写过一篇评论,要求这名CNN主持人道歉。

  后来,这名主持人确实道歉了。

  当时中国社会的情绪,与西方媒体的关注焦点之间,出现了非常大的“冲突”。

  对于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举办奥运是一件非常令人自豪的事情,这种自豪感并没有“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的区别。

  在更广泛的层次上,对于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改革开放30年的成就让他们感到由衷的自豪,这种情绪同样没有“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的区别。

  但是,由于意识形态的差异,当时西方媒体在其涉华报道中,很难对中国的发展道路选择和所取得的成就,表示发自内心的认可,更不用说赞同。

  他们往往对于中国社会的积极发展视而不见,而在民主、人权、新疆、西藏等问题上一直“纠缠不休”,对中国指手画脚。

  也正因如此,从中国官方到民间,很多人认为,西方媒体是有“偏见”的,甚至是故意来给中国人“找茬”的。

  也正是深受中国在国际舆论场中缺乏话语权之痛的刺激,此后多年,中国官方媒体一直致力于加强国际传播能力建设,其根本目的,就是希望告诉世界“一个真实的中国”。

  2

  11年后的2019年,在中国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西方媒体的表现跟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有几分相似之处。

  一方面,改革开放41年后,中国确实取得了不容否认的发展成就;但另一方面,西方媒体对于香港、新疆发生的事情,从价值观和意识形态出发难以接受。

  当绝大多数中国人由衷为自己国家取得的成就感到自豪时,一些西方媒体仍致力于报道中国的“问题”。

  10月4日一早,我看了一下Google News上的涉华报道,《纽约时报》刊发的一条评论很有代表性,标题是“中国正在走向危机吗?”

  一些西方媒体从内心深处很难接受中国这样一种完全不符合西方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取向的发展道路选择,更让他们纠结、困惑甚至不解的是,中国凭什么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功。

  他们中的很多人,就像《纽约时报》这篇评论的作者一样,在潜意识里觉得中国目前的状况只是一种不可持续的“特例”——中国要么崩溃,要么迟早还是要走到西方市场经济加民主的道路上去。

  中国持续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不断取得新的成就,让一些西方媒体产生了很大的“认知焦虑”。

  过去几年,西方媒体会反复炒作中国所谓的“债务危机”,新疆、香港问题,也始终是他们关注的焦点。

  纠结归纠结,但就我个人亲身感受来说,今天西方媒体对于中国的报道,原来那种固有的“傲慢和偏见”,已经去掉了很多。

  尽管一些西方媒体从内心深处依然不认同中国的政治制度和发展道路选择,但中国在经济、社会发展方面取得的成就让他们无法回避。

  就在《纽约时报》的评论探讨中国是否在走向危机的时候,同样作为美国媒体的Marketwatch则发表评论说,中国发展取得了巨大成就,美国政策制定者误判了中国民众对于政府的支持。

  实话实说,今天的中国同样远远算不上完美,但如果你问一个普通中国人,对于自己国家过去70年取得巨大成就有何看法,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会有一种发自内心的自豪感。绝大多数中国人同时也会认为,中国总体上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的记者在十一阅兵时,曾在北京的街道上采访了一些普通市民,这些人在手机上观看阅兵直播,并发自内心地感到自豪和喜悦,让这名记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名记者还去郊区采访了两个来北京打工多年的农民工,虽然他们一周工作7天、每天工作10个小时(按照美国人的标准,这样的生活非常糟糕),而且住的地方非常简陋,但这两个农民工同样对自己的现状感到比较满意,因为他们觉得,相对于他们的父母来说,他们的日子已经好了“1000倍”。

  对于经历过改革开放前中国那种贫穷、落后的日子的人来说,他们对于今天自己生活的改变、国家发展取得积极变化,有一种真诚的满足感。

  我妈看了国庆阅兵的电视转播,同样激动不已。她跟我说,要是毛泽东、周恩来能看到今天中国的发展成就,该有多激动啊。

  她不是什么专家,只是一个最普通的小老百姓。但我相信,她对中国发展成就的自豪感是发自内心的,她希望中国强大的心情,跟千千万万的普通中国人是一样的。

  我家附近的广安门电影院,国庆期间出现了观影热潮,一连几天 ,《我和我的祖国》几乎场场爆满,就连最大的影厅,白天基本上也很难买到票。

  我也相信,这种爱国热情是发自内心的、真诚的。

  台湾政治评论家唐湘龙也承认,观看中国国庆阅兵,对于像他这样在台湾自认为自己是中国人的人来说,也有一种自豪感,看完各种新式武器装备展示后,他觉得,“再也没有人能欺负中国了”。

  央视有关国庆阅兵的视频,一度排在台湾地区YouTube流行榜的首位。

  3

  虽然由于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冲突”,西方媒体不可能像中国官媒那样,对中国的发展赞誉有加,但实事求是地讲,北京奥运会过后的11年来,西方媒体涉华报道的调性总体上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观。

  就我自己来看,中国至少在几个方面,还是让很多西方媒体记者很服气的:

  第一,中国在短短41年里,让好几亿中国民众脱贫,poverty reduction(减贫),这是西方媒体认同的普世价值之一。

  第二,中国目前是联合国维和部队的最大的贡献国。

  第三,中国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正在采取实实在在的行动。

  第四,中国基础设施建设的能力确实强大。

  ……

  特别是在特朗普上台后,他本身的所作所为,跟美国主流媒体产生了激烈的冲突,这让特朗普在对中国打贸易战或者提出其他指控时,美国媒体并不会像以前一样“照单全收”。

  从某种程度上来,美国一些自由派媒体对特朗普的讨厌,甚至超过了他们对于中国固有的意识形态偏见。

  4

  今天,对于全世界研究国际关系和国际政治的人来说,中国都是一个极其特殊的存在。

  对于很多接受西方传统教育的人来说,要让他们认同和赞赏一个“共产党领导的国家”,实在是违背他们的“本能”和“潜意识”。

  过去70年,中国自己的发展也几经波折,改革开放后中国逐渐摸索出来的这条“中国道路”,到底是不是可以作为西方自由民主制度的一种“替代性选择”,现在还很难下结论。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也是仍在持续变化的。

  我到过四五十个国家,确实有越来越多的发展中国家认为,“中国道路”有它的吸引力。

  跟美国热衷于向全世界推销“美式民主”不同,今天的中国政府的焦点依然放在如何发展自己的国家上,而不是考虑如何向其他国家出口“中国模式”。

  中国也许真的有机会,走出一条与西方国家不同的发展道路,这个问题就让时间来作出最终的判断吧。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