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陷“电话门”的特朗普能否躲过弹劾?

2019-09-29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谭主

蓬佩奥被传唤 当地时间9月27日,美国众议院传唤国务卿蓬佩奥,要求他交出与乌克兰相关的文件。这是继美众议院启动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公布针对特朗普的匿名检举信后的又一个大动作。 众议院外交委员会、监督委员会和情报委员会主席当天在一封联名信中说,他

  蓬佩奥被传唤

  当地时间9月27日,美国众议院传唤国务卿蓬佩奥,要求他交出与乌克兰相关的文件。这是继美众议院启动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公布针对特朗普的匿名检举信后的又一个“大动作”。

  众议院外交委员会、监督委员会和情报委员会主席当天在一封联名信中说,他们要求调阅相关文件,以调查特朗普施压乌克兰,干预美国2020年选举对美国国家安全等问题的危害程度。

  三个联邦众议院委员会给了蓬佩奥一周时间整理文件,并警告说,如果蓬佩奥未能或拒绝配合,这将成为妨碍众议院弹劾调查的证据。此外,他们还宣布将安排5名国务院官员作证,包括美国驻乌克兰前大使约瓦诺维奇。有知情人士透露,今年稍早前瓦诺维奇被撤职正是因为拒绝帮特朗普向乌克兰施压,调查美国前副总统暨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拜登。

  同一天,美国现任驻乌克兰特使库尔特·沃尔克辞职。他也是参与下周众议院“证人陈述”环节的5位国务院官员之一。

  不断发酵的“电话门”

  国务卿被传唤、总统面临弹劾,究竟事出何故?谭主捋了捋。

  今年8月,美国一名情报界人士检举现任总统特朗普在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的电话通话中,以军事援助为筹码施压对方调查拜登父子。

  被检举的通话事件发生在7月25日。在通话中,特朗普要求乌克兰总统调查其竞选竞争对手乔·拜登的儿子亨特·拜登的商业活动。亨特·拜登曾在乌克兰一家能源公司的董事会任职。而电话另一头的泽连斯基答应,会让乌克兰总检察长调查相关情况。

  这一“电话门”事件震动了美国朝野。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拜登是特朗普在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中的主要竞争对手。民主党人指责特朗普滥用职权谋求个人利益以及寻求外国势力干预美国总统选举。美国联邦众议院议长佩洛西24日宣布,众议院将启动针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

  舆论压力之下,白宫25日公布了这次电话通话的记录。通话记录显示,特朗普确实要求乌克兰领导人调查美国前副总统拜登的儿子。特朗普在电话中称拜登曾干预乌克兰司法,导致乌克兰检察机关有关拜登之子亨特的调查结束。特朗普表示希望乌方调查此事,并表示会让自己的私人律师和美国司法部长联络泽连斯基。

  不过,特朗普此前曾承诺,会公布7月25日通话“完整、完全解密和未经编辑的文本”。但白宫发布的这份长达五页的文件中有一条警示说明,指出这份文件“并非逐字记录”,而是基于“情报室当值官员”以及国家安全幕僚的“笔记和回忆”。高级政府官员说,他们还使用了语音识别软件。这也意味着,目前看到的事实,距离真相,还有一定距离。

  真相到底是什么,还需要进一步的调查。

  弹劾调查如何进行?

  在美国现代历史上,曾有两位总统遭到了众议院的弹劾。1868年的约翰逊总统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被启动弹劾程序的总统。而另一位则是比尔·克林顿。但是他们最终都被参议院宣判无罪。

  还有一位,是因为“水门事件”而面临弹劾的尼克松。不过他在众议院举行弹劾表决前就宣布了辞职。

  特朗普,很可能是美国现代史上第四位面临弹劾的总统。

  要弹劾一位总统,总共分为五大步:

  第一步,众议院议员发起弹劾提案;

  第二步,众议院议长决定是否正式启动弹劾调查;

  第三步,众议院委员会通过投票决定是否有充足的证据发起弹劾,若投票过半,则将提案移交众议院;

  第四步,众议院将就弹劾总统进行投票,如果票数过半,则国会正式弹劾总统;

  第五步,参议院将进行听证,决定是否将总统免职。

  这五步,可比把大象关进冰箱里要艰难多了。

  在有关特朗普的弹劾调查中,目前已经进行到了第二步。众议院的调查部分会集中在特朗普是否滥用总统权力,是否试图通过寻求外国帮助来削弱拜登,从而帮助自己连任。据CNN的报道说,截至9月26日,众议院民主党支持弹劾的议员已经上升到了215名,占到众议院所有民主党成员的91.5%。

  当弹劾案交到参议院,弹劾的重头戏才真正开始。

  由联邦最高法院首席法官主持审理过程,100名参议员充当陪审员,听取控辩双方的辩论和有关证人的证词。众议院是“控方”,白宫是“辩护团”,参议院则行使弹劾案的审判权。如果要判定总统有罪,必须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参议员认定总统“有罪”,这样总统就被弹劾了。

  要达到参议员的2/3多数可绝不简单。乔治华盛顿大学的法学教授乔纳森·图雷就表示:“众议院通过弹劾只需要简单多数,在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容易做到。但参议院需要绝大多数同意才能给特朗普定罪,在被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不可能这样做。”

  2/3参议员投赞成票才能罢免总统。这就是说,100名参议员中的67名要投赞成票。但是,鉴于目前有53名参议员是共和党议员,并没有足够的数字显示特朗普会被成功罢免。

  弹劾,走向何方?

  尽管弹劾成功的可能性不大,但它可能会影响公众舆论。

  一份民意调查显示,如果确认特朗普总统暂停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以推动该国官员调查乔·拜登,将有55%的美国人支持弹劾特朗普。1970年,尼克松总统遭遇“水门事件”。最初只有19%的人认为他应该被弹劾,应该被罢免。但是随着有关事件的不断发酵,这个数字越來越大。在尼克松为避免被弹劾而辞职时,赞成弹劾他的民意达到了57%。

  而相关的调查,可能会对总统生涯产生影响。总统需要大量的努力来争取民意以消除弹劾带来的影响。克林顿在1998年遭到弹劾的最后两年任期,先是要面对诉讼程序,然后是尘埃落定的结果,这是个相当折磨人的过程。

  当然,对于发起弹劾调查的一方来说,这也同样是一种危险的举动。如果弹劾不成,发动弹劾的民主党就很可能落入一种道义 “失分”的境地,而弹劾本身也会被公众认为是出于自身政治目的。面对马上就要到来的2020“选举年”,这就很可能影响到选民对民主党的印象。布鲁金斯学会的约翰·胡达克说:“如果民主党人看起来太过政治化,就有可能既疏远中间选民,又给特朗普总统提供攻击民主党的弹药。”

  也有不少学者担忧弹劾本身带来的割裂。《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弗兰克·布鲁尼就写道,我们已经晚实施四分之一世纪的基础设施计划哪去儿了?医疗保健体系问题的解决方案又在哪里?这些问题影响的远不止数千万仍无医保的美国人。教育的问题呢?弹劾会把所有这些问题推到比它们现在已经处在的位置更边缘的地方。在他看来,如今的美国,政党两极分化严重,参与政治就是参与战斗,华盛顿已经成为了一个程序取代进展、哗众取宠胜于治理、噪音盖过任何有意义信息的地方。

  这场弹劾究竟会把美国带向何方?且走且看!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