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穷人看不到希望,谁偷了他们的梦想!

2019-09-28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小二胖

这与大多数人印象中的美国是不一样, 或者你在怀疑,但这确实是真实发生的。 我们不要被表象所迷惑,城市的高楼大厦和满街的汽车只是少数人的,美国是天堂,但对于美国的穷人,则是活在天堂的下水道里。 01 纽约的流浪汉 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菲利普阿尔斯顿(P

  这与大多数人印象中的美国是不一样, 或者你在怀疑,但这确实是真实发生的。

  我们不要被表象所迷惑,城市的高楼大厦和满街的汽车只是少数人的,美国是天堂,但对于美国的穷人,则是活在天堂的下水道里。

  01 纽约的流浪汉

  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菲利普·阿尔斯顿(Philip Alston)统计,现在全美国有约4000万贫困人口。

  其中,1850万人属于“极度贫困”,根据世界银行的定义,“极度贫困”代表着日均生活费不足1.25美元。

  与其他欧洲国家相比,美国的贫富不均情况其实更接近于很多发展中国家,福利制度以及医保系统都很不完善。

  如果你认识一些土生土长的美国人,你能了解到美国最贫穷、社会地位最低下的群体的生活状态。

  这个群体就是很多美国大城市里颠沛流离的“乞丐阶级”,即使是根据国际标准,这群美国穷人的生活水平都可以算是极度贫困了。

  纽约虽然被称为世界的金融中心,但是流浪汉问题却十分严重。

  根据Business Insider的2018年度报告,纽约市有大约77,000个无家可归的人。

  换句话说,每122个纽约人当中就有1个流浪汉。这个数目还不包括那些住在公共住房的40万穷人(占纽约市全部人口的5%左右)。

  根据纽约市官方网站统计,纽约“穷人”占的比例为44.2%,位于美国贫困线以下的人口比例为19%。

  当然,美国政府对“贫困”的定义可能不一样,但仍然有大批的无家可归者流浪在城市的角落。

  每天在大街上、在地铁站里都会碰到数不胜数的乞丐、残疾人、精神病患者、酒鬼、瘾君子、卖艺者、前科犯等等。

  地铁车厢里经常会遇到流浪汉横躺在座位上,臭得让所有的乘客都会立即躲到隔壁车厢里。

  经常会有乞丐进入车厢的情况。他们在公共场合讲述自己的苦难遭遇,拜托大家给他们捐点零钱。

  有一部分人确实是为生活所迫而去乞讨,还有一部分人则是彻头彻尾的骗子。

  纽约市的流浪汉避难所特别多,每个晚上都向穷人开放。

  但这些避难所的治安情况乌烟瘴气,传染病泛滥,所以很多穷人宁愿选择躺在街上睡觉。

  02 努力就有回报吗

  努力工作就一定能改善生活吗?

  当你开始以小时为单位卖掉你的时间,你可能不知道: 你真正卖掉的,是自己的生命。

  在美国,数百万的底层劳工终日工作,却只能赚得每小时6—7美元的最低时薪,没有医疗保险。

  美国作为一个体量巨大的经济体,但底层收入者却没有攒下钱。

  因为某一个阶段社会财富总量就那么大,每个人都能资产增值是不现实的。

  胖爷看过一本书《我在底层的生活》,真实的让你不敢相信这是美国。

  作者芭芭拉是著名的专栏作家,她把自己扮做穷人,先后在三个地方找工作,先当女招待,然后是清洁人员、周末去做老年之家看护,最后是沃尔玛理货员。

  但是她三次都失败了。她每次都努力工作,甚至一周七天上班,打2份工,但最终都在存下钱以前先“破产”了。

  当家政女工的时候,她目睹她的一个同事,一个人的工资要养活自己、丈夫、还有家里一个老人,怀着孕,在孕期反应严重的时候也被逼着来上班。

  另外一个同事,打扫的时候意外骨折了,只好用一只脚跪着打扫完,因为她不能失去一天的薪水,而小组长只叫她“冷静下来”,“靠工作撑过去”。

  芭芭拉坚持要她去医院,结果受到包括受伤的同事在内所有人的一致排斥,因为她“不识相”地耽误了大家的工作。

  你不是他们,怎么知道他们的痛苦。

  低收入群体大多数也低学历,没有专业技能,只能从事低端服务业的工作。

  这意味着他们只能在大城市找工作,而大城市的租金早就被富人拉高,达到几乎无法承受的水平,根本付不起月租更便宜的公寓的押金。

  于是越住越穷,哪怕一周七天工作也只能将将维持收支平衡,一旦生病,或者进入旺季租金随着游客涌入上涨,马上就有破产不得不去睡大街的风险。

  一个“平价”通铺床位,每晚也要19美元,慈善机构的工作人员建议她“搬进收容所”,以便存到足够的钱交第一个月的房租和押金。

  她的同事也一样,不是住在拖车里,有丈夫的靠两个人都工作才付得起合租的钱,单身的女孩甚至午餐只能吃一包膨化食品。

  芭芭拉一边在一家保洁公司做保洁员,为大客户打扫房间,一边在老年中心照顾患有老年痴呆症的病人。

  她们汗流浃背地擦玻璃、抹桌子、刷马桶、吸地板。家政公司向客户收取的费用是每小时25元,而家政服务员从中得到的只是每小时6.25美元。

  如果你360天以上都卑躬屈膝、弯腰驼背地做这些一再重复的枯燥低薪工作,会不会精神也会卑躬屈膝。

  于是,她的同事们都畏怯了,她们害怕被炒鱿鱼,害怕失去这份可怜的时薪,更害怕在原本已经贫困的基础上雪上加霜... ...

  芭芭拉不得不从心底发出这样的责问:“努力工作就能改善生活,是否已经沦为一句谎言?”

  03 荒诞的社会

  直至1935年美国《社会保障法》颁布前,美国联邦政府花在穷人身上的钱,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因为济贫主要是地方政府的事情。

  准确地讲,从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开始,美国才开始逐步建立了联邦社会救助制度。

  但是,政府能拿出的钱有限,需要帮助的人太多,只有一小部分人能享受福利,那么剩下的人,他们该怎么办?

  首先不是你今天穷了你明天就有人救,等待时间按年算,政府的救济是要排队的。

  当你拿到了救济之后,就再也不能去找工作了。

  因为找到工作你就得依法离开政府给你的住所,而这个时候你的工资还要等下个月才发,那么你就必须去睡天桥了。

  这个逻辑有点奇怪:有钱才能找工作,而不是找工作才能有钱。

  大多数穷人不是一群无知、懒惰的社会蛀虫,甘于无所事事,靠吸福利制度的血度日。

  他们也有追求,也想通过自己努力的工作得到体面的生活。

  但他们陷在贫困的泥潭里,并不是他们自身的懒惰,更多的是因为制度上、社会上的原因。

  对于穷人而言,在美国现有的制度下,只能是凑活活着。

  因为美国的教育和医疗私有化以后就形成了黑洞人失去了健康和学习上进的权利,就等于基本堵死了上升通道。

  低端工作不稳定,一旦生病或受伤,只能靠自己硬挺过去。

  要是没有保险,医疗费用中产阶级都未必能轻松承担。

  美国的学区制,简直就是把教育资源不公平发挥到极点的制度。

  有一部美剧,叫《无耻之徒》,讲述美国底层的生活。

  每当这一家人在生活刚刚走上正轨的时候,就会因为各种原因重新回到混乱。

  他们展现的生活,虽不会饿死,但是你会觉得,那是真正的悲哀。

  其实很多大城市的农民工不也是这样吗。

  你想像一个人无家可归了,那么他的信用就是负的。基本上穷到homeless就意味着你已经社会性死亡了。

  你身体健康手脚能动也不能过上以前的生活了,就一辈子暗淡下去。

  越穷越容易破产。美的的穷人和大部分的中产阶级是连一个paycheck没拿到马上就完蛋的那种。

  大部分情况下并不是因为他们花钱大手大脚,而是不得不这么花。

  譬如说买合适的医保,一大笔钱没有了。幼儿园和补习班贵到飞起,而小孩1点左右早早就放学了。

  而且在美帝很多时候你需要首先有一笔钱,你才可以把你的生活不断地循环下去。

  整个社会除了底层的服务业,就是产业工人这块基数很大的工作岗位了,人很难一步从服务员外卖小哥一步跨越成医生律师金融业。

  美国学费一年好几万美元,贷利率5%,国内最起码助学贷款是无息的,贫困生还有其他的助学金。只要还算努力,至少学费和生活费都不会成为负担。

  我看剧的时候,想到了中国的义务教育制度和我们重视读书的传统,至少总还是给穷人家的孩子留下一些空间和出路。

  另外,大家可能不知道,美国产妇的死亡率很高。如果你非要抬杠说美国的医疗条件好,那也没错,但只是服务于有钱人的。

  美国的产妇死亡率从2000年每1000例活产婴儿中17.5名孕妇死亡,到2015年的26.5名。这比哥斯达黎加(24.3)、中国(17.7)、越南(15.6)或黎巴嫩(15.3)都要高。

  根据2017年1月《柳叶刀》杂志发布的研究

  你知道美国的凶杀率有多高吗?

  美国的凶杀率为每10万人中4.88人被谋杀,在全球排名第59,甚至比阿尔巴尼亚(2.28)、孟加拉国(2.51)还要高。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的报告,

  如果只看那些拥有超过20万居民、贫困率达到25%的美国城市,凶杀率上升到24.4,这些城市的情况只比哥伦比亚(26.50)和巴西(26.74)好一点。

  这是多么恐怖的数据,胖爷在我们收购的美国公司里工作过一段时间,公司的秘书很贴心的告诉我哪几个区域最好白天去,哪几个区域千万不要去。

  开车经过的时候,发现路边餐馆的窗户上都有黑色的金属护栏,周围则被齐肘高的链式栅栏包围。

  你可能无法想象,还有小杂货店,门窗全部被铁条焊住,买东西只能从小窗口交易,问了同事,说那地区治安太差,不敢让人进去,怕被抢。

  贫民窟,努力的穷人,挣扎的中产,米其林餐厅、私人游艇,高档社区,在美国的时候,胖爷时常觉得很荒诞。

  04 没有希望的年轻人

  餐馆的服务生多是小姑娘,一个人招呼好几桌,点菜、擦桌子,上菜,为的就是那几美元的小费。

  服务生没有休息时间,也没有休息室,他们每天连续工作超过十个小时,在餐厅客满的时候不停奔走于厨房和大堂中间,还要应对各种挑剔难缠的顾客。

  得到的仅仅是每个小时两美元多一点的时薪,更多的时候是靠客人留下的小费,而这些小费需要被厨师、洗碗工等拿不到消费的人分走百分之二十。

  物质上的窘迫,使他们承受不起改变,冒不起一周没工作的风险。那意味着他们会挨饿,从现在的房子被赶出去,掉到地狱更可怕的下一层。

  可以想见,我们想象中的底层上升的方法,存钱-靠工作之余的时间学习技能-找到收入更高的工作-存钱,实现正循环,这几乎不可能实现。

  大多数美国的穷人们生活在一个可怕的泥淖里,贫困正在象瘟疫一样在美国蔓延。

  这已经不是穷人的问题了,很多穷人忙碌于工作,吃苦耐劳,不偷懒,还懂得自学技能以此希望改善生活,不蠢又不坏,却一直看不到生活的希望。

  大学本科毕业生,如果不是CS或者engineer之类专业,好多去做服务生的。真不是学校不好,UCLA毕业当了好多年服务员的也有。

  uber打车好几次都碰到出租车司机都是大学毕业的,有的也算是州内No.1的学校。

  当全职uber司机不是为了消遣,而是要养家糊口,赚不了多少,完全没有事业可言,而且一天不出车就要喝西北风。

  胖爷出差到美国的公司,发现车间里70多岁了还在工作的工人,一开始我觉得美国人太厉害了,这么热爱工作。

  后来一聊天才知道,除了热爱也有些不得已,他也想早点退休,不过如果不继续工作的话,家里就没有收入了。他有401K退休金,工作的话,公司还能出一部分。

  注释: 401K退休金员工每月从其工资中拿出一定比例的资金存入养老金账户,而企业一般也按一定的比例(不能超过员工存入的数额)往这一账户存入相应资金。

  美国穷人,穷在阶级的不稳定性,前一秒还是中产阶级,下一秒破产被收走房屋,无家可归。

  穷在生活中各种资本的压榨,你会吃饱穿暖,但永远为下一餐发愁。

  穷在后代会复制你的人生,陷在腐烂的公立教育,住在荒废,充满犯罪,枪支,暴力的社区,然后因为看不到希望而接受在底层的平庸。

  美国是一个所有机会都被充分挖掘过的社会,掉到困境中后是连未来和希望都看不见的。

  美国穷人跟中国穷人最不一样的,就是少了对未来的希望。

  虽然国内穷人也挺难的,但还是有很多的机会,特别是大学毕业生都会对未来有憧憬,还是相信拼搏可以改变现状。

  在中国,穷人和富人是活在一起的,同一所大学,可以看到高官富豪的子女,也可以看到农村耕地父母的孩子。

  美国人却不一样!他们无论出生,生活,上学,医疗,吃喝拉撒睡都不会和富人有太多的交集。

  美国穷人那种绝望的无力感和自怨自艾,对金钱的羡慕... ...

  他们能看到美国的贫富差距,但是,他们不知道阶级是可以跨越的。

  更可悲的是,他们看不到希望,没了梦想,那么到底是谁偷走的?

  05 谁偷走了穷人的梦想

  美国的这位不靠谱总统那句“让美国再次伟大”确实击中了很多美国人的内心,这是大部分美国人身上广泛存在的痛点。

  胖爷到过费城、底特律、芝加哥,这些老工业城市停滞不前,道路、桥梁等基础设施破败,满街都是流浪汉,收入水平增长缓慢。

  一个美国大学应届毕业生的年收入,扣除通货膨胀因素,只比1980年时高大约1000美元,何况还有那么多找不到工作的毕业生,做服务员,做社工,开Uber的。

  以往那个仅靠个人奋斗就能得到更好生活的美国梦,对许多人来说已经变得遥不可及。那么,到底是什么问题,是谁偷走了美国梦?

  有些美国人归罪于贸易全球化、移民和大政府,反贸易全球化、反移民的这种心态在美国民众中广泛存在,这也是最坚定支持特朗普的民意基础。

  也有些美国人归罪于贫富差距和阶级固化,巨量的财富流向社会金字塔的顶端,而中产阶层不但收入长期停滞,甚至逐渐沦为“新穷人”。

  特朗普作为共和党的亿万富豪,开出的药方是减税,2017年12月,美国通过30年来最大规模的减税法案:

  美国联邦企业所得税税率将从现在的35%降至2121%;对美国企业留存海外的利润一次性征税,其中现金利润的税率为15.5%;推行“属地制”征税原则,即未来美国企业的海外利润将只需在利润产生的国家交税,而无需向美国政府交税。为鼓励企业长期投资,企业所得税税改内容是永久的。在个人所得税方面,维持目前联邦个人所得税率7档不变,但大部分税率有所下降,其中最高税率从目前的39.6%降至37%。

  但是,这并没有多大作用,因为过去40多年的历史已经证明:富人们在获得减税之后并不会带动社会整体富裕。

  而且,减税的大部分收益都将由高收入家庭获得,反而进一步加剧美国贫富分化。

  事实证明,2017年的减税方案对2018年美国经济增速的贡献约为0.7个百分点,2020年以后预计经济增速为1.8%,几乎与减税通过之前持平。

  “让美国再次伟大”是一句很有情怀的怀旧之语,就是希望回到过去的好时光,1970年代之前是美国制造业繁荣的时代,也是美国中产阶级得以充分就业的年代。

  既然减税无法实现预期,那么,不靠谱先生不惜四处点火发动贸易战,试图通过制造贸易摩擦的方式让制造业机会回流美国,这就算能稍稍见效,却根本无济于事。

  30多年前,美国就曾通过打劫日本和西德的方式保持缓和双方的矛盾。然而显而易见的是:这只是缓和而已,根本没能逆转1970年代以来美国的大趋势。

  这解决不了根本的问题,美国的穷人还是穷,因为资本只服从资本的规律。

  美国的富豪们在1978年推动国会通过新的破产法,使得企业管理层在公司破产期间控制公司,但却废除了原本长期有效的最低工资、健康保障和终身养老金的工会合约。

  这样就甩掉了包袱,扔下了雇员让他们自谋生路,可以说,70年代,成为一个时代的分水岭,之后,整个国家分裂成了两个美国,公司CEO们和金融界精英们扶摇直上,而普通美国人则困于停滞不前。

  这种顶层精英不受约束地追逐利润最大化的超级资本主义已“蔓延到政治领域,吞没了民主。

  美国的跨国企业为了赚取更为丰厚的利润,通过外包、代工等方式需找人工成本更低的地方。但是获得的利润并不会与其国内的雇员分享,反倒会拿出一大部分作为高管的奖金和股东的分红。

  巨量的财富流向社会金字塔的顶端,偷走美国穷人梦想的正是这些巨富阶层。

  富豪们垄断如巨网,笼罩着食物链的全环节。繁华无限压缩,最后折叠成大亨手中的积木。

  留给穷人们的都是都市的角落,商场的后门,污浊的小巷,来不及吃的午餐,以及远郊的公路上,来来去去都在死胡同,看不到希望。

  我想起《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的最后一段:绝望的妻子揪着上校的领子,问这些天我们吃什么?

  上校活了七十五岁,用他一生中分分秒秒积累起来的七十五岁,才到了这个关头。他自觉心灵清透,坦坦荡荡,什么事也难不住他。他说“吃屎”。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