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刚拜在“价值投资”的门下,今天却“被收割”了!

2019-10-04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米筐投资

你相信的很可能是别人让你相信的;而你所看到的,亦可能是别人想让你看到的。 这世界,独立思考可以救命。 1 推销信仰 浪迹投资江湖十多年,每时每刻几乎所有人都在谈论价值投资。你挣钱了,有人会说:小伙儿不错啊,你这是价值投资给你的奖励;你亏钱了,有人

  你相信的很可能是别人让你相信的;而你所看到的,亦可能是别人想让你看到的。

  这世界,独立思考可以救命。

  1

  推销信仰

  浪迹投资江湖十多年,每时每刻几乎所有人都在谈论价值投资。你挣钱了,有人会说:“小伙儿不错啊,你这是价值投资给你的奖励”;你亏钱了,有人也会说:“你这需要价值投资,否则资本市场就是赌场”。

  在茶余饭后你不谈一谈价值投资有多牛,顿感自己就是个当代金融版“异教徒”一样,群众的吐沫星子随时就会埋了你。

  但多年的独立思考,让我不得不对于群体性共识这件事情,一直保持着绝对的警惕。

  当所有人都在谈论或者信仰一件事物时,那多半这件事物是大家都普遍缺失的,或者说也很可能会因为群体性共识错误而走向另一个极端“群体性偏见”。

  春夏秋冬,自然而然,夏日的炎热和冬天的寒冷都是自然的一种表达,根本上,其实没有谁更对,谁更错。

  群体性共识和群体性偏见,特定时期下,是机会,亦是陷阱,祸福之间转换自然。

  就像《道德经》说的,“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顺,逆,皆为道。

  在投资信仰的疆场上究竟是巴菲特的“价值投资”正确呢?还是索罗斯的“反身性理论”、“空头对冲思想”更正确呢?

  笔者多年的老战友村口大爷说:“世界最大的生意是信仰。就像跨国界的三大宗教曾经编织的那段信仰一样,哪些叫的上名字的大佬们在最顶级的资本场上也有同样的操盘”。

  从这个角度来看,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巴菲特、索罗斯和达利欧等人,为什么人们越来越感觉像是个“传道使者”了。

  财富的最高境界,推销信仰。

  2

  五行缺“信”

  缺什么,补什么。大佬们深谙此道。

  去年,国内私募公募基金市场开始真正迎来世界级资本玩家。但很讽刺的是,当国内基金经理还在给富起来的中产大讲“M2和货币周期”时,达利·欧全世界最大的桥水基金掌门人,已经开始向中国人推销哲学《原则》了。

  桥水基金是书商吗?达利·欧是文学家吗?

  都不是。

  基金生意是什么生意?

  本质上就是代客理财。全世界的富豪们之所以把大把的资金交给这些世界级资本玩家来运作归根结底还是“信”了它们那一套财富密码。

  黄金不能吃不能喝的,为什么能够成为世界人民财富的“太上皇”?日不落帝国当年的英镑金本位策略确实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至于说,后来美元废了太上皇,自己坐稳了世界财富“皇帝”的宝座,那就又是一个财富信仰重塑的故事了。

  世界顶级的政治家、资本家往往都是哲学家。他跟你探讨国家生命体的进化规律,他跟你讲述相对论的奥义,人是思想的稻草,让你把钱主动献出的生意才是最高超的智慧。

  信仰,代表着秩序,代表着游戏规则的制定权。信仰,可以让2000块成本的LV卖出380000元的天价,信仰,也可以让世界富豪们把财富的经营权心甘情愿让渡给投行巨头。

  笔者曾在自己的一篇随笔里写过这样一段话:“看,有个人宣称自己是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拿着财富增值密码“钥匙”的人。当他号召大家把钱交给他时,越来越多的人相信,越来越多的人把权力进行了让渡”。

  最顶级的资本玩家,不屑谈钱。

  3

  野蛮温柔

  世界的生意,有时候野蛮,有时候温柔,但多半是野蛮的。

  枪炮废了九牛二虎之力轰开了敌人的大门,这是一种野蛮的方式,好处是,适用范围广,坏处是,成本太高,比较辛苦。

  当代,资本的全球化舞台上,温柔的洗劫开始变成主流。当然,我们与这些资本们正面交锋过很多次,就拿索罗斯来讲,在香港的外汇前线,炮火声从1998年一直响到现在,根本就没有停歇过。

  以至于2019年央行副行长潘功胜先生多次喊话:“老对手了,已经不是第一次交手了。”

  世界顶级资本的玩家,靠信仰的布道拉拢同盟。这就是上面所提到的全球富豪让渡财富运营权,一个可以和中小主权国家央行硬钢的索罗斯,本质上就是全球富豪们共同赋能的资本宗教联合体。

  有点夸张吗?

  不,永远不要低估资本。

  价值投资只是这个世界资本信仰的一个门派而已,只是它的影响力巨大,成为了流行,成为了主流,它不是这个世界的所有真相,更不是资本场里的唯一真理。

  相信“价值投资”没有错,笔者也不敢诋毁“价值投资”,今天只是超脱“信仰”本身进行的一次简简单单的探讨。

  世界按照一套规则行事的本身,就是在壮大“价值投资”的势能。相信者足够的多,那么它就是当之无愧的群体性共识与真理。

  当世界在资本的维度从“多元”到“一元”时,这是一个极大的进步,也是全球化基础设施逐步完善的历史必然。将来无论谁是老大,这些旧有的“工具”、“模式”都将会被继续沿用。资本场的信仰也是一样,那些群众基础足够多的信仰依然会日夜长青。

  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而那些能够利用这些规律进阶的人,依然还是少之又少。

  4

  投机之辩

  每个人都想有一套自成一派的投资策略。

  为了收益超越平庸,也为了能够活的更加体面,更加的透彻明白。

  但大多数人,终其一生也只能做到“信仰了别人的信仰”,今天看巴菲特的自传,以为得出了真经,明天又翻墙看到了索罗斯的秘闻,后天又买了一本达利欧的《原则》如获至宝。

  投资江湖门派众多,自己才算哪根葱。

  人性是害怕孤独的,总愿意相信相信的人更多的哪一个,因为可以有抱团取暖,也可以活在别人的屋檐下感到低成本的安全。

  无可厚非,都是可以理解的。

  就像投机之辩一样,很多人都认为不就是概率赌博嘛,有啥好说的。

  普遍偏见的背后,要么是投机的负面情绪“赚少赔多”这些年占了主流,要么是对于投机这件事情有了群体性偏见。

  曾经笔者的一位国资投行前辈喝酒时说:“真正的投机绝不是赌博,赌博没有创造任何价值,只是财富的欺骗与转移。而真正的投机应该是在价值基础上进行的,搏得绝不是傻子的钱,而是投资者的钱或者是貌似聪明的钱。”

  他还说:“真正的投机一定是在充分的价值理解之后的行动,有人认为值20块,有人认为不值20块,这个时候就有充分的筹码交换,最终的结果也会给正确的群体以获益”。

  以前对这些也不是很了解,甚至有些不屑,这不都是些大虚话嘛。但随着岁月的积累,有些道理确实需要时间累积,才能有切身的体会。

  历史转折处,认知和信仰的维度剪刀差或许才是命运的真正叉路口。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