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索罗斯集体落难:“游资”功成万骨枯 ?

2019-09-29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米筐投资

江湖已远,愿赌服输。 有人说,中国股民都是一群守规矩的好同志。 输了,就是输了,不怨不闹。 可爱,又可怜。 1 资本杀戮 很长一段时间,江浙地区凶悍的游资,一直是资本战场的一支神秘力量。 有传说,有神化,有谎言,也有坊间的各种秘闻趣事。什么帮红门

  江湖已远,愿赌服输。

  有人说,中国股民都是一群守规矩的好同志。

  输了,就是输了,不怨不闹。

  可爱,又可怜。

  1

  资本杀戮

  很长一段时间,江浙地区凶悍的游资,一直是资本战场的一支神秘力量。

  有传说,有神化,有谎言,也有坊间的各种秘闻趣事。什么帮红门权贵们打理财富;替黑道老大洗钱等等不一而足。

  有位游资界的老者说,从某种程度来讲,能在游资界杀出一条血路来的,几乎凤毛麟角;而且又能在资本市场这款逆人性的生意里面持续生存下来的,更是少之又少。

  那些能够叫得上名号的著名游资操盘手,不能说都是天才,起码在资本市场的炼狱生态圈里注定属于少数派。

  他们动辄调动数十亿资金“快进快出”、“杀伐决断”,确实给市场留下了恐怖的印象。

  著名的“宁波帮”代表徐翔,以及神秘低调的“潮汕帮”和财力、背景雄厚的“上海帮”等等,资本市场实行“牌照制”的赌场旧时代,资本搏杀,群雄逐鹿,争斗从来都没有消停过。

  游资抱团群殴,原来集中力量干大事,私人资本家们也深谙此道。

  2

  涨停敢死队

  2003年2月15日《中国证券报》在头版刊发了一篇《涨停板敢死队》深度报道。目标直指“宁波帮”的游资头目徐翔。

  这也是公众第一次对中国的资本市场游资势力有了第一次认识。

  该文首次披露了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存在“涨停板敢死队”的情况。据了解,2003年,银河解放南路营业部4楼贵宾室,有专门做超短线的“三大高手”,手中有三四千万的资金,当时正是熊市,营业部绝大部分成交量都来自他们,1号人物叫徐翔(人称“小徐”),2号人物姓吴,3号人物徐海鸥(人称“大徐”)。

  “来如电、去如风”是涨停板敢死队的操盘风格,集中资金迅速拉高股价到涨停,然后大举出货,手法异常凶悍。

  每当徐翔等人快刀出货时,股吧里总是一阵散户甚至是其他游资的唉吼,一种“挡我者死”的气势,让“宁波帮”在一次次战斗中成名。

  资本杀戮间,一将功成万骨枯。

  坊间传言,在宁波的数年中,徐翔等人至少获利20亿元。这可能也是他下一步,2005年敢于转战上海的一些底气。

  3

  索罗斯梦

  早年的港匪片总是看到各路黑帮把关二爷当做自己的真神,有人说是黑社会存活的底线“忠义”二字,也有人说是为自己的黑活寻找正义感。

  总之,每个行当都要有自己的精神领袖。

  游资门派也有自己的领袖,其中最具有共识的当属国际投机巨头索罗斯。老爷子曾经成功“狙击英镑”,“做空泰铢,攻击香港”等等战例,都让这位老同志在世界游资界颇受推崇。

  2004年,非常普通的一天,宁波南苑附近的一家饭店里举行了一场高规格的婚礼,当时江浙一带有头有脸的游资大佬都慕名而来。

  宾客们给当天的新郎官特地准备了一份礼物,那是一尊小铜像,上面还鲜明的刻着五个大字“东方索罗斯”。

  年仅27岁的新郎官很高兴,他对在座的宾客说:“我的理想,就是有一天能和索罗斯正面对决”。

  当时的那位新郎官叫徐翔,2004年,正是他带头的“宁波帮”风头正劲的时候,他的话显得很自信,似乎这个世界还没有人能挡得了他的路。

  多年之后,徐翔确实在上海成为了中国游资界的一代江湖大佬。当时的那个新娘叫应莹,是一个小公司的会计,她对丈夫说的未来非常期待。

  人性总是选择性接受,总是喜欢只看到那些台前何等的风光和大佬之间的觥筹交错,但那些霓虹闪烁、灯红酒绿背后的野外荒坟却都无人问津。

  著名主持人杨澜采访索罗斯时,曾当面问:“你真的打败了英镑吗?”索罗斯摇摇头:“我只是那次行动的参与者之一”。

  索罗斯不是一个人,而是存在于西方的另一个世界、一个完整的食物链。在哪里投机,即正义,但这一套显然在国内吃不开也玩不转。众所周知的原因,1998年,在香港的那场对决,索罗斯们不就吃过“铁拳”吗?

  2019年的今天,此刻当下,又谁能保证同样的“资本杀伐”没有正在发生呢?

  当徐翔这些天才们在摩拳擦掌的做着“索罗斯梦”时,可能忽略了索罗斯和时运之间的硬关联。那些在炒股和炒房战场上赚到钱的游资掮客们,又有几个真正承认这些和时运有关呢?

  凭本事抢的钱,跟时运有毛关系。

  4

  江湖已远

  2015年11月1日,游资大佬徐翔在宁波杭州湾跨海大桥,被司法机关带走。坊间流传着一张他穿着白色阿尼玛大衣的被捕照片,深情僵硬,眼睛里略带疲惫。

  这是徐翔在公众面前的第一张照片。

  2017年1月23日,青岛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徐翔获刑五年零六个月。

  2019年3月20日,徐翔的妻子应莹把离婚起诉书递到了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她要和徐翔离婚。除此之外,她还要求法院分割夫妻共有财产,以及还要儿子的抚养权。

  “东方索罗斯梦”,已碎。

  徐翔没有犹豫,当场就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既然散了,又何必多言。

  有网友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但每个人都不容易,应莹这几年为徐翔的事情奔走,一个人在上海带孩子无工作租房度日,生活异常窘迫。

  另外,曾经在泽熙工作过的“战友”也都作鸟兽散,虽然很多凭着泽熙这块招牌依然战斗在私募基金的第一线,业绩也都表现不俗,但风头早已不如徐翔时代的辉煌。

  江湖远去,草莽的时代,杀出了一帮“泥脚英雄”,最终的命运却不禁让人唏嘘。

  有人说:“新的资本时代又来了”;也有人说:“游资当死,它们是行业的蛀虫”;更有人说:“东方索罗斯的梦依然会前赴后继”。

  历史如何评判,是游戏规则内“正义”,还是赶尽杀绝的“道义”呢?

  留给时间,慢慢回答。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