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均土地负担”高4倍!“长三角”或将败给“珠三角”

2019-10-07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未知

全国主要城市2019年前9个月的土地出让金收入数据出来了,仔细研究这个数据,并对比最近两三年的卖地收入,我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重要问题: 长三角对土地财政的依赖度显著高于珠三角。以2019年前9个月为例,长三角主要城市卖地收入超过珠三角1万亿左右,几乎是

  全国主要城市2019年前9个月的“土地出让金收入”数据出来了,仔细研究这个数据,并对比最近两三年的卖地收入,我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重要问题:

  长三角对土地财政的“依赖度”显著高于珠三角。以2019年前9个月为例,长三角主要城市卖地收入超过珠三角1万亿左右,几乎是珠三角的5倍!

  这多出来的1万亿看起来很辉煌,但需要长三角的企业、个人来分担、消化。这意味着,珠三角每年的“土地负担”要少1万亿以上。如果这种局面持续下去,长三角在未来的经济竞争中,肯定干不过珠三角。 先看一下2019年前9个月主要城市的卖地收入,数据来自中原地产,单位为亿元。

排序

城市

收入

排序

城市

收入

1

杭州

2290

26

无锡

509

2

苏州

1390

27

金华

475

3

上海

1326

28

太原

418

4

北京

1224

29

沈阳

407

5

武汉

1199

30

南宁

390

6

天津

1177

31

长春

370

7

南京

1153

32

石家庄

364

8

宁波

1085

33

台州

361

9

重庆

1070

34

贵阳

355

10

广州

966

35

深圳

341

11

福州

952

36

阜阳

335

12

郑州

887

37

徐州

307

13

成都

879

38

东莞

302

14

昆明

857

39

大连

301

15

温州

825

40

菏泽

290

16

合肥

731

41

廊坊

271

17

长沙

683

42

南昌

268

18

青岛

679

43

潍坊

262

19

常州

628

44

湖州

242

20

佛山

621

45

珠海

241

21

南通

610

46

临沂

232

22

济南

606

47

赣州

229

23

绍兴

578

48

南充

222

24

西安

560

49

威海

219

25

嘉兴

519

50

扬州

211

  在卖地收入排行榜上,长三角的城市风光无限。在前10名里,占据了5个席位,并包揽了前3名。珠三角只有广州挤进前十,深圳排名在35位左右。

  对比长三角、珠三角的各种数据工作量比较大,还涉及安徽的几个城市。所以本文简化为——对比“广东省”和“江苏省+浙江省+上海市”。这种简化不会影响结论,因为广东省主要人口和经济总量高度集中在珠三角,而长三角统计中忽略了部分安徽城市,但加上了江苏、浙江不在长三角范围内的城市。

“人均土地负担”高4倍!“长三角”或将败给“珠三角”

  卖地收入50强里,江浙沪的城市有杭州、苏州、上海、南京、宁波、温州、常州、南通、绍兴、嘉兴、无锡、金华、台州、徐州、湖州、扬州等16个,大约占了50强的三分之一。 这16个城市前9个月卖地收入是12509亿元。

  而进入50强的广东城市,只有广州、佛山、深圳、东莞和珠海,卖地收入只有区区的2411亿元,整整比江浙沪少了1万亿。 或许有读者会说:这有什么稀奇的,广东是一个省,人家江浙沪是3个省,人口也多很多。

  如果你这样认为,就大错特错了。广东真实的人口实力,一直被深深隐藏了。

  表面上看官方公布的“常住人口”数据,广东省是1.135亿人,而江苏是8051万人、浙江是5737万人,上海是2424万人,江浙沪总人口是1.62亿人。广东常住人口是江浙沪的70%。

  即便这个数据是准确的,浙江沪以广东1.43倍的人口,获得了5倍的土地出让收入,说明其土地财政依赖度也是非常高的。

  但事实上,广东可能生活了超过1.5亿的常住人口,也就是说广东人口相当于江浙沪的93%左右。至于真实的“人均土地负担”,珠三角大约是长三角的四分之一左右(2019年数据)。

  不信,我们看下面三个数据:

  第一,手机用户数。

  根据工信部的数据,截至今年8月末,广东省手机用户数为1.673亿,而江浙沪三家加起来是2.237亿。广东相当于江浙沪的75%。 或许有人会说,目前手机取消了漫游费,用户的生活地和手机开户地逐步分离,因此用“手机用户数”推算人口不太严谨。

“人均土地负担”高4倍!“长三角”或将败给“珠三角”
“人均土地负担”高4倍!“长三角”或将败给“珠三角”

  那么我们不妨看一下广东和江浙沪的“小学生人数”和“幼儿园在园儿童”两个指标。

  第二,小学生人数。

  小学教育是义务教育,在全国的普及率基本上都是100%。而江浙沪和广东,都属于外来人口流入地,具有可比性。

  截至2018年末,江苏小学生560万人,浙江小学生361万人,上海小学生80万人。上海小学是5年制,需要换算为6年制才能比较,换算后是96万人。 所以,江浙沪小学生总人数为1017万人。

  而2018年末,广东小学生人数是988万人。广东相当于浙江沪的97%,这接近我的“广东常住人口相当于江浙沪的93%左右”的判断。

  第三,幼儿园在园人数。

  幼儿园不是义务教育,没有达到100%的普及率。广东、江苏和浙江,都有落后地区,存在相当数量不上幼儿园的儿童。但可以大致比较一下。

  截至2018年末,江苏幼儿园儿童为256万人,浙江为194万人,上海(2017年数据)为57.3万人,江浙沪合计为507.3万人,而广东为449万人。广东幼儿园儿童相当于江浙沪的89%。

  有人一定会说,广东普遍超生,所以小学生、幼儿园儿童数量多。其实在江苏浙江很多地方,超生也非常普遍,比如徐州最近10年小学生人数增长位居全国前五,跟当地普遍超生也有很大关系。

  总之,幼儿园儿童和小学生人数的对比告诉我们,广东总人口至少是江浙沪的90%左右。

  这是一个惊人的事实:广东已经成为中国的超级大省,汇聚的人口、经济总量都非常惊人。而最近几年,外来人口在加速流入广东,广东再次成为全国的人口增长中心。

  统计显示,2018年人口净流入量在10万人以上的省份有广东、浙江、安徽、重庆和陕西,五省份2018年人口净流入量分别达到84.24万人、49万人、28.23万人、15.88万人和11.9万人。

  广东新增人口几乎相当于第二、第三、第四名省份的总和。

  全国人口在加速流向广东,广东人口又堪比“江苏+浙江+上海”,为什么广东土地出让金收入如此之低? 原因很简单:广东省是“集体土地直接入市”做到极致的省份,如果你开车从广州北部穿越东莞到深圳,就会发现一个令人震撼的图景:密密麻麻的城中村、小产权房连绵不断,已经把这三个城市完全连成一片。

  近年来,城中村、小产权房的扩张已经基本上被控制住,这些房子基本上都是之前建成的,其体量非常巨大。深圳曾公布过,在2014年前后的时候,全市有37万栋违法建筑,其中城中村、小产权房的住房达到650万套,成为体量巨大的天然廉租房。

  广州的面积3.5倍于深圳,东莞1.2倍于深圳,可以想见仅广深莞的这类房屋,就可能有1500万套以上。

  这些房子没有向政府交纳土地使用金,也基本上不纳税,看似政府损失了巨大收入,但事实上相当于向民间让利。

  为什么人民用脚投票,涌入广东谋生?因为在珠三角谋生容易,居住成本低,政府对民间干预少。 正是因为有了体量巨大的“天然廉租房”,可以容纳大量人口,所以广东各城市土地出让金收入自然就降低了。而在深圳、东莞,存量土地不多了,也限制了政府的卖地收入,倒逼经济转型升级。

  结论: 广东已经成为中国人口的超级大省,实际生活人口可能在1.5亿以上,大约是“江苏+浙江+上海”的90%。 由于存在大量城中村、小产权房,广东谋生成本低,仍然在吸引增量人口源源不断流入。未来广东人口超过江浙沪,也不是不可能。因为上海和浙江本地人口已经出现了“通缩”。

  广东每年卖地收入比浙江沪少大约1万亿,人均土地负担相当于江浙沪的大约四分之一,这将给珠三角经济注入强大活力。最终,面积狭小的珠三角,很可能跑赢文化底蕴深厚、地域广大的长三角。

  对此,长三角要引起充分注意。而珠三角要充分认识自己的长处,保持这种低成本优势。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